星洲日報出版組13歲了!
為提供讀者更好的咨詢服務,
我們設立了網上書店,
發布出版組的最新活動、
新書介紹與特別促銷資訊,
歡迎大家常來瀏覽!
購物車
0 件
 
特價商品
 

《我們的茨廠街》講老街故事

傅承得:“不管別人重不重視或承不承認,我們的先輩努力過,我們正在努力,希望我們的後輩也繼續努力;透過這樣的努力,我們對得起‘我們的茨廠街’這6個字。


《我們的茨廠街》
是一本集結星洲媒體採訪團隊數年來多次走訪茨廠街,用深刻筆觸為南來的華人祖輩,為老吉隆坡們,為馬來西亞華人寫下的老故事。

茨廠街是個承載歷史厚度的地方,卻沒有相應厚度的史實記錄,因為欠缺記錄,150多年的歷史也隨著街上年久失修的百年建築一起坍塌。許多重要史跡都在“發展"的堂皇名義下被無情消費和浪擲。

星洲日報出版組希望藉著《我們的茨廠街》中的文字與珍貴老照片,還茨廠街一個較為完整的記錄,讓子孫後輩有機會瞭解吉隆坡發蹟地的原貌與發展,窺探上一代華人打拼奮鬥的歷史事蹟。

雖然我們趕不上上個世紀茨廠街的美好年代,且讓我們透過《我們的茨廠街》感受昔日街上濃厚的人文氣息。

傅承得:承載隆華人歷史

本地著名詩人傅承得在推介禮上說,《我們的茨廠街》的書名可以分成兩個部份來談,第一是“我們的”,第二是“茨廠街”。

“為甚麼是‘我們的’?因為出這本書的意義,顯然是為了記錄‘我方的歷史’,似乎也暗示某些權力單位改變得了現實的面貌,例如拆除老店屋,但絕對無法抹掉‘我們的’歷史記憶。而沒有這些記憶,就沒有‘我們的’過去,也沒有‘我們的’後代的將來。”他指出,“我們的”3個字的意思其實很簡單,“我們的”也就是“大家的”,也就是“全體馬來西亞人民的”。

為此,他語重心長的說:“請尊重‘我們的’過去和歷史記憶;請看重‘我們的’現在;也請保證‘我們的’後代的將來。因為,它是馬來西亞整體歷史的一部份。”他續說,茨廠街是吉隆坡華人歷史與現實記憶中最鮮明的一條街,沒有這條街,吉隆坡華人歷史就必須改寫,而與茨廠街相關的,當然還有蘇丹街、葉亞來街、戲院街、諧街和中華巷等。對華人來說,吉隆坡的茨廠街、檳城的檳榔律、馬六甲的荷蘭街、新山的陳旭年街和古晉的海唇街等,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。

“地方知識必須挖掘、保留、累積和傳承,然後讓知識建構與運轉更多的知識,我們才有可能在時空的矩陣中明確辨識自己的位置。老街道,見證了我們的歷史,當歷史濃縮成一條街,那是誰也不能輕舉妄動的,因為那是我們的先輩曾經頂著日曬冒著雨淋生活過,曾經以一生或半生灌注無數心血,也曾經為悲歡離合哭過笑過的一條街。”

通過出版留住歷史真相

傅承得說,他對茨廠街的感情非常矛盾,只因他喜歡茨廠街的歷史、喜歡茨廠街週遭的書店,但卻不喜歡茨廠街的髒亂、不喜歡茨廠街媚俗的牌坊,以及高高在上卻格格不入的遮棚。不過,茨廠街變得髒亂及媚俗,都是因為後世的華人子孫不長進,而這後世子孫也包括你和我。

“我曾閉起雙眼聆聽它的聲音,也曾塞住雙耳觀看它的色彩,但我不得不承認,不管喜不喜歡,它在歷史存在過,它在現實依然存在。”他指出,我國獨立55年,在華人歷史方面、在華文出版方面、在華文教育等方面,華人還是得“吃自己”。而華社對“吃自己”,似乎也已經習以為常,美其名為“自力更生”,其實背後是政策的偏差與不公的待遇。

“從這個角度來看,《我們的茨廠街》這個書名中的‘我們的’這3個字成了一種反諷,而‘茨廠街’這3個字,在當權者眼中,除了是旅遊景點的名字,以及令城市發展者頭痛的名字,並不具備任何意義。”他提及,不管別人重視與否或承認與否,我們的先輩曾努力過,我們則正在努力,希望我們的後輩也能繼續努力。

“通過這樣的努力,才能對得起《我們的茨廠街》這6個字,同時,這6個字也明白且大聲的告示著:很抱歉,我們的歷史,不容許任何人歪曲和抹殺。而且,我們也會不斷的通過文字和圖片,通過出版和閱讀,留住歷史的真相,也留住歷史的罪行。”

18.8.2012

書籍相關資料:《我們的茨廠街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