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洲日報出版組13歲了!
為提供讀者更好的咨詢服務,
我們設立了網上書店,
發布出版組的最新活動、
新書介紹與特別促銷資訊,
歡迎大家常來瀏覽!
購物車
0 件
 
特價商品
 

野火集
點圖放大

野火集

作者: 龍應台
商品售價: RM18.00
庫存狀況: Out Of Stock
语言: 中文
版本: 2006年8月
开本: 148mm x 210mm/平裝/196頁
ISBN: 983-3703-08-9

購買數量: 加入購物車


簡介:

一個時代的共同符號

在網絡電郵還沒有成為我們日常生活‘必需品´的80年代,台灣仍處在威權政治底下,報禁、黨禁未開。1984年,龍應台,一個出生在台灣高雄鄉下,一個唸英美文學批評的女子,以一篇〈中國人,你為什麼不生氣〉的個人投書,點燃了一把燎原野火。

1985年《野火集》成書上市,不到一個月內再版24次的風頭火勢,更讓這一股野火驚人的光和熱,傳遍了所有有華文讀者所在的區域,包括大馬在內。

《野火集》從當年一篇篇發表至初版成書,至今已有22年。22年後,《星洲日報》特把記錄了台灣曾經的青春灼熱,並已成為一個時代共同符號的《野火集》重新編整,在本地出版,藉以重溫、見證、回顧,並且省思這22年來,我們‘時間很長,路卻走得不十分遠´的時代進展。


目錄:

  1. 從1984出發
  2. 在1984以後
  3. 野火20年


內文摘錄:

  • 中國人,你為什么不生氣

    80年代,大部分學成的台灣留學生會留在美國。83年秋天,我得到了博士學位,卻決意回台灣。朋友奇怪問我為什麼,我說,離開台灣時,23歲,在校園里長大,不曾用“成人”的眼光注視過自己的國家,“我想回去真正認識一下自己的社會。”

    真的回去了。真的注視了。不敢相信人們對於不公不義沒有尊嚴的環境可以如此忍受,如此“苟活”,於是寫了這篇文章。用“投稿”的方式寄去給素昧平生的《中國時報》。是的,用鋼筆藍色的墨水寫在400字的格子稿紙上,放進信封里,貼上郵票。走到郵局,丟進郵筒。那個時候的標準信封,背面還印着“反共抗俄”的標語。

    寫的時候,並沒有多想:所謂環境、社會、交通、消費問題的下面,藏着一把政治的鎖。

    /原載於1984年11月20日《中國時報.人間》


  • 在昨晚的電視新聞中,有人微笑着說:“你把檢驗不合格的廠商都揭露了,叫這些生意人怎麼吃飯?”

    我覺得噁心,覺得憤怒。但我生氣的對象倒不是這位人士,而是台灣1千800萬懦弱自私的中國人。

    我所不能了解的是:中國人,你為什麼不生氣?

    包德甫的《苦海餘生》英文原本中有一段他在台灣的經驗:他看見一輛車子把小孩撞傷了,一臉的血。過路的人很多,卻沒有一個人停下來幫助受傷的小孩,或譴責肇事的人。我在美國讀到這一段。曾經很肯定地跟朋友說:不可能!中國人以人情味自許,這種情況簡直不可能!

    回國一年了,我睜大眼睛,發覺包德甫所描述的不只可能,根本就是每天發生、隨地可見的生活常態。在台灣,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蟑螂,而是“壞人”,因為中國人怕事、自私,只要不殺到他床上去,他寧可閉着眼假寐。

    我看見攤販佔據着你家的騎樓,在那兒燒火洗鍋,使走廊垢上一層厚厚的油污,腐臭的菜葉塞在牆角。半夜裏,吃客喝酒猜拳作樂,吵得雞犬不寧。

    你為什麼不生氣?你為什麼不跟他說“滾蛋”?

    哎呀!不敢呀!這些攤販都是流氓,會動刀子的。

    那麼為什麼不找警察呢?

    警察跟攤販相熟,報了也沒有用;到時候若曝了光,那才真惹禍上門了。

    所以呢?

    所以忍呀!反正中國人講忍耐!你聳聳肩、搖搖頭!

    在一個法治上軌道的社會裏,人是有權利生氣的。受折磨的你首先應該雙手插腰,很憤怒地對攤販說:“請你滾蛋!”他們不走,就請警察來。若發覺警察與小販有勾結——那更嚴重。這一團怒火應該往上燒,燒到警察肅清紀律為止,燒到攤販離開你家為止。可是你什麼都不做;畏縮地把門窗關上,聳聳肩、搖搖頭!

    我看見成百的人到淡水河畔去欣賞落日、去釣魚。我也看見淡水河畔的住家整籠整籠地把惡臭的垃圾往河裏倒;廁所的排泄管直接通到河底。河水一漲,污穢氣直逼到呼吸裏來。

    愛河的人,你又為什麼不生氣?

    你為什麼沒有勇氣對那個丟汽水瓶的少年郎大聲說:“你敢丟我就把你也丟進去?”你靜靜坐在那兒釣魚(那已經佈滿癌細胞的魚),想着今晚的魚湯,假裝沒看見那個幾百年都化解不了的汽水瓶。你為什麼不丟掉魚竿,站起來,告訴他你很生氣?

    我看見計程車穿來插去,最後停在右轉線上,卻沒有右轉的意思。一整列想右轉的車子就停滯下來,造成大阻塞。你坐在方向盤前,嘆口氣,覺得無奈。

    你為什麼不生氣?

    哦!跟計程車可理論不得!報上說,司機都帶着扁鑽的。

    問題不在於他帶不帶扁鑽。問題在於你們這20個受他阻礙的人沒有種推開車門,很果斷地讓他知道你們不齒他的行為,你們很憤怒!

    經過郊區,我聞到刺鼻的化學品燃燒的味道。走近海灘,看見工廠的廢料大股大股地流進海裏,把海水染成一種奇異的顏色。灣裏的小商人焚燒電纜,使灣裏生出許多缺少腦子的嬰兒。我們的下一代——眼睛明亮、嗓音稚嫩、臉頰透紅的下一代,將在化學廢料中學游泳,他們的血管裏將流着我們連名字都說不出來的毒素——

    你又為什麼不生氣呢?難道一定要等到你自己的手臂也溫柔地捧着一個無腦嬰兒,你再無言地對天哭泣?

    西方人來台灣觀光,他們的旅行社頻頻叮嚀:絕對不能吃攤子上的東西,最好也少上餐廳;飲料最好喝瓶裝的,但台灣本地出產的也別喝,他們的飲料不保險……

    這是美麗寶島的名譽,但是名譽還真是其次。最重要的是我們自己的健康、我們下一代的健康。100位交大的學生食物中毒——這真的只是一場笑話嗎?中國人的命這麼不值錢嗎?好不容易總算有幾個人生起氣來,組織了一個消費者團體。現在卻又有“佔着茅坑不拉屎”的衛生署、為不知道什麼人做說客的立法委員要扼殺這個還沒做幾樁事的組織。

    你怎麼能夠不生氣呢?你怎麼還有良心躲在角落裏做“沉默的大多數”?你以為你是好人,但是就因為你不生氣、你忍耐、你退讓,所以攤販把你的家搞得像個破落大雜院,所以台北的交通一團烏煙瘴氣,所以淡水河是條爛腸子;就是因為你不講話、不罵人、不表示意見,所以你疼愛的娃娃每天吃着、喝着、呼吸着化學毒素,你還在夢想他大學畢業的那一天!你忘了,幾年前在南部有許多孕婦,懷胎9月中,她們也閉着眼夢想孩子長大的那一天,卻沒想到吃了滴滴純淨的沙拉油,孩子生下來是瞎的、黑的!

    不要以為你是大學教授,所以作研究比較重要;不要以為你是殺豬的,所以沒有人會聽你的話;也不要以為你是個學生,不夠資格管社會的事。你今天不生氣,不站出來說話,明天你——還有我、還有你我的下一代,就要成為沉默的犧牲者、受害人!如果你有種、有良心,你現在就去告訴你的公僕立法委員、告訴衛生署、告訴環保局:你受夠了,你很生氣!

    你一定要很大聲地說。


作者簡介:

龍應台——1952年出生於高雄縣大寮鄉,1974年畢業於台南成功大學外文系,後獲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英文博士學位,曾任教於美國、台灣、德國多所大學。1999年至2003年春為首任台北文化局局長,現任教於香港大學及台灣清華大學。

目前沒有更多圖片。